首页 > 明星资讯 > 生活小品剧本
生活小品剧本

生活小品剧本
金钱账
〖姝娴〗

《剧 情 简 介》

有个退休工人,也做起了小买卖。一天傍晚,因病来到工厂职工医院就诊,不巧值班医生不在,值班护士推托。于是护患二人,各施所能、投机取巧、互相利用,盘算各自的小账。剧情此起彼伏、曲折动人、令人深思、给人启迪。

时间,夏季的一个黄昏

地点:某工厂职工医院护士站
 

人物设置:金护士――女,40岁,某职工医院护士


钱师傅――男,66岁,某工厂退休工人

      钱 冠 ――男,13岁,钱师傅的孙子


音乐:雨后天晴、微风吹拂、晚霞壮观

场景:雨过天晴,晚霞辉映着清新、宁静的职工医院门诊部,此时医院中,只有一个值夜班的金护士――那张女性的面孔,看上去有廿七、八岁,眉清目秀、神采奕奕,头戴一顶南丁格尔护士帽,再配上那套,洁白的工作服,更显得仪表端庄、高雅,一见到她,就会给人一种干净、利落、爽快的感觉。金护士刚接班不久,瞧,就来了个病人――他是退休工人钱师傅。作为职工医院的医护人员,工厂的大多数人,都认识。

 

钱师傅:(迈着沉重的脚步,呻吟着,向医院走来)退休好几年了,改革开放了,也做起了小买卖,上午让雨激了一下,这不就感冒、 发烧了,我得看看大夫去。(做敲门动作)

金护士:(自语)哪个缺德兽来了?真烦人!(慢腾腾地开门声)谁呀?是你呀,钱师傅!(不高兴地)咋的啦?

钱师傅:(呻吟)金护士,你的班呀!我觉得发冷、头晕、恶心、浑身无力,快给我打一针吧!

金护士:(生硬地)医生不在,往诊去了,等会儿吧!

钱师傅:等多半天哪?我可得坐一会儿(自己搬椅子)

金护士:谁知道,啥时候回来?护士是医嘱的执行者,护士不见方不能打针,没法子呀!(自语) 等会儿,也死不了

钱师傅:今天在市场卖菜,上午这天儿,开始还响晴瓦亮的,一会儿,说变脸就变脸,下起雨来了,让雨激了一下,这就来病了(呻吟)

金护士:(别有用心,态度好转)可不是呗,下午要不是下雨,我就去市场买菜去了,我家一点菜都没有了,钱师傅,你家都进什么菜了?黄瓜、豆角、大头菜,都有吗?

钱师傅:(不耐烦的)有,有!(突然态度好转)这几样都有,你上我家去买吧,我按进价给你

金护士:那怎么行呢,你不赔账了吗?

钱师傅:唉,谁跟谁呀,那不外道了吗?

金护士:那好,你家离这近,等明早我下夜班,到你家去买点。钱师傅,你坐这个沙发上,那个椅子硬

钱师傅:这大夫,怎么还不回来?(呻吟)

金护士:钱师傅,来,我先给你打一针,等大夫回来,补个方就行了

钱师傅:行吗?护士不见方,能打针吗?

金护士:行!那别人不行,真格地,你还不行吗?

〔取镊子、掀方盘、掰药瓶、抽药液的动作

金护士:准备好,来

钱师傅:多少钱哪?

金护士:一共应该是四元钱,注射费就不要了,给我两元钱吧,等大夫回来,就说你只买药,没打针

钱师傅:那能行吗?

金护士:行,真格的,这点小光,还借不着吗?

钱师傅:给你添麻烦了!(略有所思)金护士,你等着,一会儿,让孩子把菜给你送来,你说个数,都想要啥?

金护士:真不好意思,那就黄瓜、豆角、大头菜,各来二斤吧!

〔钱师傅轻声呻吟声、向医院外面走去

 

〔在人们的生活中,人人都有一本帐。有人的帐,是清清楚楚、准确无误;有人的帐,是马马虎虎、糊里糊涂;有的人公私分明,有的人损公肥私;今天看看,金、钱二人的小帐,是清楚、还是糊涂,姓公还是姓私?过了约有一刻钟,一个小男孩――他是钱师傅的孙子,朝医院走来

钱 冠:(提着菜篮,唱着歌儿,朝医院走来)(唱)抬头的一片天,是男儿的一片天,曾经在满天的星光下,做梦的少年,不知天多高不知海多远,却

发誓,要带着你,远走海角天边……

〔金护士迎了上去。

钱 冠:您是我金姨吧?我爷爷,让我给您,送菜来了

金护士:对,是我,快把菜篮给我

钱 冠:好!给您金姨

 

〔金护士做开门的动作

金护士:来,快坐这沙发上,歇歇,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

钱 冠:金姨我不累,我叫钱冠

金护士:钱罐?(哈哈大笑)怎么叫这个名字呀?

钱 冠:(不高兴、着急地)啥呀!不是钱罐子的罐,是钱冠,是冠军的冠

金护士:啊,我知道了(逐渐的不笑了)小钱冠,这菜一共多少钱哪?

钱 冠:不要钱了,你拿去吃吧!

金护士:那怎么行呢,又不是你家,自己产的

钱 冠:我爷爷说,你实在要给,就给五元钱吧

金护士:(自语)真便宜,要是到市场去买,肯定贵不少钱,(试探地问)小钱冠,这菜都多少钱一斤?

钱 冠:(不加思索 脱口而出)大头菜 一元、黄瓜 一元五角、豆角 两元(范文先生网 )

金护士:(自语)大头菜二斤应该是二元、黄瓜二斤是三元、豆角二斤是四元,一共应该九元钱,少要我四元钱呢,真便宜。小钱冠,把这五元钱,回家交给你爷爷

〔沉默了一会儿,钱冠,还没有走,在室内徘徊

金护士:(自语)这孩子怎么还不走?

〔猜测、怀疑 猜想的音乐

[1] [2] 下一页

>

钱冠:(低声 恳求)金姨,您给我,换换药吧?我的手坏了,你看

金护士:可不是吗,这手指的纱布,都这么脏了,(自语)给病人注射少药,交不了班,给病人换药,用几个棉球,一块纱布,交班时是看不出来的,再说,我买了人家的便宜菜,怎好意思,收人家的钱呢?这钱老头,让他孙子送菜,原来是这个目的呀。

钱冠:金姨,我回去了

金护士:小钱冠,回家后,替我,谢谢你爷爷啊!

钱 冠:我还得 谢谢你哪,上次,我换药,还花了四元钱呢,谢谢你!

〔钱冠唱着歌走了:现在的一片天,是肮脏的一片天,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,再也看不见,天其实并不高,海其实也不远,人其实比天高,比海更遥远……

 

〔歌声渐远

〔钱冠的画外音:四元钱、四元钱、谢谢你!谢谢你!四元钱、谢谢你!

金护士:我买菜省了四元钱,钱冠换药省了四元钱,不钱师傅注射还省了二元钱呢,这老家伙,小帐来的真快,真是个买卖脑瓜,那吃亏的是谁呢?

〔画外音:那吃亏的是谁呢?谁呢?谁呢

〔疑问?发人深思、给人启迪的音乐

〔剧终)